宁波中百

说历史的女人 / 说历史的女人 / 薛涛:才华冠绝大唐 爱恋失败出家 一袭道...

0 0

   

薛涛:才华冠绝大唐 爱恋失败出家 一袭道袍寄余生

原创
2020-04-23  说历史的...

    宁波中百(说历史的女人——第1301期)

   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繁荣最开放的时代,但那时仍然是一个男权社会。比如诗坛,唐代出了许多名诗人,但基本还是男人的诗坛。不过在众多男性诗人控制的诗坛还是拼出了几位著名的女诗人。其中有四位最为著名,她们是李冶、薛涛、刘采春、鱼玄机。

    不能评定四人中谁的水平最高,若论天才,6岁能诗的李冶无疑是最突出的(笔者曾在“说历史的女人”第1221期专文介绍);而论博学多才,名气最大的无疑是薛涛了,她不仅擅长诗歌,而且书画水平也相当高,尤其是她还是个小发明家,堪称大唐第一才女。她8岁能诗,16岁从妓,41岁同30岁诗人恋爱,但最后却选择了出家,却是为何?本期解读。

    薛涛3.jpg

    (一)小荷才露尖尖角

    跟李冶相似的是,薛涛早早就展露了不俗的诗才。李冶是6岁能诗,薛涛也不弱,8岁便初露锋芒。

    公元768年,尽管已经38岁但依然星光灿烂的才女李冶,还周旋于刘长卿等一干风流才子的漩涡之中,大唐的第二位才女便悄悄地诞生了。

    相比出生在江南的李冶,薛涛的出身要高贵一点,她生在当时的京城长安的一个官宦之家,其父薛郧在京城为官,家境还是不错的。在学识渊博的父亲的教育下,薛涛自小就吟诗作文,显出了不俗的才华。薛涛八岁那年,父亲在庭院里的梧桐树下歇凉,他突发灵感,随口吟出两句诗来:“庭除一古桐,耸干入云中。”

    当时陪父亲在树下乘凉的薛涛听后,几乎头就没抬,立即接了两句:“枝迎南北鸟,叶送往来风。”父亲一听,不禁大惊,他是又喜又忧。喜的是,小女的惊人才华;忧的是,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,一个女孩究竟该不该如此有才?它给女儿此生带来的究竟是福是祸?

    果然,在薛涛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之时,她的命运开始发生转变。

    薛涛父亲薛郧为官清廉,性格耿直,敢于说真话抨击时弊,结果得罪了当朝权贵被贬谪到四川,薛涛就随父母跋山涉水,从繁华的京城搬到了遥远的四川成都。不幸的是,数年之后,父亲又出了意外。他在一次出使南诏时染上了瘴疠而英年早逝。那时的薛涛年仅14岁

    自此薛涛和母亲的配资公司 立即陷入困境。从小吃喝不愁,不离闺房的薛涛一下子跌落云端。母亲也无能为力,为了配资公司 ,她薛涛只有自己出来打拼。这时候,她的美貌和出众才华开始显出优势。她凭借“容姿既丽”、“通音律,善辩慧,工诗赋”的资质,加入乐籍,成了一名营妓,此年她16岁。宁波中百自此,迎来了她既华丽又凄冷的不同寻常的坎坷一生……

    (二)云开日出芳华现

    宁波中百拿如今的话说,薛涛是步入了娱乐圈。不过那时的女人地位低,跟如今吃香喝辣的娱乐圈有很大的区别。那时干这一行是低人一等的,从其行业名称“营妓”即可看出。

    “营妓”本指军妓,是古代军队中慰藉军士而出现的一种职业,由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始创。不过后来经过发展变化,营妓的种类开始多样化,这一行业的女子未必都是卖身的,还有一些是纯粹卖艺的,也可以叫营伎或艺伎。薛涛当属于后一种。不过这对一名女子的美貌,尤其是才华要求更高,而薛涛当然是出类拔萃了。所以不久她便以自己的先天优势闻名遐迩。

    宁波中百薛涛小小年纪便结识了当是的不少著名才子、才俊,比如大名鼎鼎的诗人白居易、张籍、王建、刘禹锡、杜牧、张祜等,她凭着自己的出众才华,和这些诗人多有唱和。

    终于,随着薛涛的名气暴涨,属于她的好运来了。

    公元785年(那时大唐的第一位才女李冶刚被朝廷处死不久),时任中书令的韦皋将军宁波中百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。在一次酒宴中,17岁的薛涛结识了韦皋。此时的韦皋刚40岁,一表人才,风华正茂,正处在人生的巅峰期。

    783年,唐朝发生了史上著名的泾源之变,差点断送了大唐江山,当时的韦皋处危不乱,他慨然起兵举义,力抗叛军,在收复长安的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,后被唐德宗嘉奖,特授为奉义节度使。于第二年,韦皋入朝拜左金吾卫大将军。又一年,他便被朝廷派到唐朝的大后方,具有重大战略地位的四川任剑南节度使。宁波中百是时也,韦将军意气风发,踌躇满志。就在此时,他见到了芳名远播的薛涛。

    宁波中百韦皋尽管被薛涛掩饰不住的风韵和才气所震慑,但还是想亲眼看看她究竟有多高的才华。于是就让薛涛即席赋诗一首。薛涛也毫不客气,她从容拿过纸笔,一挥而就,一首传世之作(《谒巫山庙》)赫然而成:

    宁波中百乱猿啼处访高唐,路入烟霞草木香。

    山色未能忘宋玉,水声犹是哭襄王。

    朝朝夜夜阳台下,为雨为云楚国亡。

    惆怅庙前多少柳,春来空斗画眉长。

    韦皋不仅是位将军,而且也是一位诗人,对诗有极高的鉴赏力。他看罢薛涛的诗,不禁拍案叫绝:好诗!果然女中豪杰也!

    自此,薛涛便在艺伎界大红大紫,帅府中每有盛宴,薛涛便成为侍宴的不二人选。自古英雄爱美人,从来美人慕英雄。二人相互倾慕。不过韦皋是位正人君子,也是有家室的人了,所以二人只是惺惺相惜,互为红颜蓝颜而已。

    但随着二人关系的升温,韦皋就让薛涛参与一些案牍工作。这些事对于薛涛不过是手到擒来。她写起公文来不但文采斐然,而且细致认真,颇有见地。韦皋便有意提携之,于是便向朝廷报告,奏请唐德宗授薛涛以秘书省校书郎官衔。

    “校书郎”的主要工作是公文撰写和典校藏书,虽然官阶仅为从九品,但这项工作的门槛很高。按规定,只有进士出身的人才有资格担当此职,大诗人白居易、王昌龄、李商隐、杜牧等都是从这个职位上做起的,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子担任过“校书郎”。给一个“歌女”这样的地位,显然有点太出格了,所以朝廷没有答应。但因为韦皋的地位影响,后来人们还是称薛涛为“女校书”

    十七八岁的薛涛志高意满,不免也有点恃才傲物了,为此她付出了昂贵的代价。当时对于位高权重的韦皋,有不少人阿谀奉承,他们为了求见韦皋,就从薛涛这里打通关节。他们纷纷给她送礼行贿,而薛涛“性亦狂逸”,你敢送我就敢收。不过她并不爱钱,收下之后一文不留,全部上交。但这让为官清廉的韦皋十分不满,认为薛涛污了自己的名声,他一怒之下,下令将她发配松州宁波中百(今四川松潘县),以示惩戒。

    松州地处西南边陲,人烟稀少,兵荒马乱。在如此荒蛮之地,薛涛内心感到无比凄凉、孤独而恐惧。她尝尽了配资公司 的辛酸,用自己的笔写下了当时的所见所闻所感,其中有两首诗被后人广为传颂:

    其一是:“闻道边城苦,而今到始知。却将门下曲,唱与陇头儿。”

    其二是:“黠虏犹违命,烽烟直北愁。却教严谴妾,不敢向松州。”

    这两首诗,有诗人对往日寻欢作乐的忏悔,有对边关战士、百姓的同情,有对战争前线的愁思,更有对个人命运的忧惧。明代大才子杨慎说,此诗得诗人之妙,就算李白、元稹、白居易水平也不过如此。

    后来,薛涛又写下了著名的系列诗篇《十离诗》宁波中百,共10首,即《犬离主》《笔离手》《马离厩》《鹦鹉离笼》《燕离巢》《珠离掌》《鱼离池》《鹰离鞲》《竹离亭》《镜离台》等,她把自己比作离开主人的犬,离开主人的笔,离开厩的马,离开池的鱼,离开巢的燕,比作被主人遗弃的鹦鹉,被主人抛弃的珍珠,被主人遗弃的鹰,无人欣赏的竹子,被灰尘蒙蔽的镜子等等,读来令人唏嘘垂泪,比如——

    《犬离主》

    驯扰朱门四五年,毛香足净主人怜;无端咬着亲情客,不得红丝毯上眠。

    《笔离手》

    宁波中百越管宣毫始称情,红笺纸上撒花琼;都缘用久锋头尽,不得羲之手里擎。

    《燕离巢》

    出入朱门未忍抛,主人常爱语交交;衔泥秽污珊瑚枕,不得梁间更垒巢。

    《鱼离池》

    宁波中百跳跃深池四五秋,常摇朱尾弄纶钩;无端摆断芙蓉朵,不得清波更一游。

    《镜离台》

    铸泻黄金镜始开,初生三五月徘徊;为遭无限尘蒙蔽,不得华堂上玉台。

    后来这一系列《十离诗》辗转到韦皋手中,他也为薛涛的凄凉处境而伤感,也勾起了他往日对佳人的情愫;况且,薛涛在诗中也颇表达了自己的忏悔之意,这令韦皋不得不原谅了薛涛的少年不更事,所以他又下令把薛涛接了回来,再续旧情。

    薛涛.jpg

    (三)痴情女子负心汉

    经过一番岁月的洗练,如今20岁的薛涛,已经成熟了许多,对韦皋来说已再不会“涛声依旧”了。她不想依附任何人,她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。

    宁波中百回成都后,在薛涛的坚持下,韦皋帮助她脱离了乐籍,成为自由身,她在浣花里隐居起来。薛涛16岁从妓,到如今不过4年,但这短暂而漫长的4年,成了她一生的标志,从此她“妓”的身份是再也改变不了了。

    不过她隐居浣花里时,也是其人生的风华正茂之时,名为“隐居”,但只要韦皋需要她陪同或者搞接待时,她也须随叫随到,并不十分自由。

    宁波中百薛涛一生侍奉、接待过九任蜀地的最高行政长官,其中的酸甜苦辣有谁能知?比如段文昌担任西川节度使时,薛涛已经年过五十。一次,段文昌要她陪同游览一座寺庙,病中的薛涛实在无法起身,只好写了一首诗表达歉意:

    消瘦翻堪见令公,落花无那恨东风。

    侬心犹道青春在,羞看飞蓬石镜中。

    她心中的无奈和伤感,挣扎与痛苦跃然纸上。

    不过,毕竟是当时鼎鼎有名的大才女,大美女,薛涛在赎身成为自由人后,还是过了一段潇洒滋润的日子的。她后来也被誉为蜀地历史上的四大才女之一,同汉朝的卓文君齐名,当然有不少“风流韵事”为后人津津乐道。

    其一是名震当时的武元衡宁波中百。此人是状元出身,而且是武则天的后裔,才华横溢,卓尔不群,后来官至宰相。他在四川任职时,也慕名前来,跟薛涛曾过从甚密,二人经常在一块喝茶聊天,互为欣赏。有诗为证:

    宁波中百落日重城夕雾收,玳筵雕俎荐诸侯。

    因令朗月当庭燎,不使珠帘下玉钩。

    不过被后人奉为经典的还是薛涛同大诗人、风流才子元稹的姐弟恋。

    公元802年,大唐的科举场上迎来一段佳话,著名的元白二人共同中了进士。是年,元稹24岁,白居易31岁。两位都是名动天下的才子,也是名动天下的风流才子。巧合的是,俩人都很欣赏名动天下的才女薛涛。尽管当时白居易还是“单身贵族”,而元稹已经结婚两年,但薛涛还是被猎艳高手元稹给“抢了”。

    宁波中百809年,30岁的元稹以监察御史身份出使川东,便趁机向41岁的梦中情人薛涛展开攻势。而此时的薛大美人虽芳华已过,但风韵犹存,对元稹也是情有独钟。二人干柴烈火,轰轰烈烈,瞬间点燃了整个大唐。

    时光不败美人,此时的薛涛宛如一位柔情万种的痴情少女,写下了缠绵悱恻的《池上双鸟》:

    “双栖绿池上,朝暮共飞还。更忆将雏日,同心莲叶间。”

    宁波中百这份“迟来的爱”令薛涛沉醉不已,这无疑是薛涛此生最欢乐的日子。只羡鸳鸯不羡仙,薛涛与元稹纵情于宛如仙境的巴山蜀水之间,全忘了此处是何世,今夕是何年。

    然而美好的总是短暂的。元大诗人此次出差仅有三月之久,然后就打道回府了。当然身有家室(而且岳父还是当朝重臣,曾任吏部员外郎、检校工部尚书等职)的他不便带上薛涛了。而且据说老元这人尽管花心,对结发妻还是很有感情的,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去巫山不是云”的千古佳句就出自此君之手,你薛涛再好也比不过我的糟糠妻啊,唉,对不住了,拜拜!

    当然薛涛也很知趣,断然不会赖着对方的;只是情郎一走,禁不住长夜相思啊。于是她不断给元稹鸿雁传书,寄托离愁。此时,薛涛再次进入她的创作高峰期,比如著名的《春望词》一诗就是此时问世的:

    花开不同赏,花落不同悲,欲问相思处,花开花落时;

    宁波中百揽草结同心,将以遗知音,春愁正断绝,春鸟复哀吟;

    宁波中百风花时将老,佳期犹渺渺,不结同心人,空结同心草;

    那堪花满枝,翻作两相思,玉箸乘朝镜,春风知不知。

    宁波中百这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虽短,却让薛涛的人生光彩了不少。此时做为一个发明家,薛涛再次闪亮了瞬间。

    就是薛涛笺的诞生。薛涛经常给元稹写诗抒怀,但一般都写四句的绝句,或者八句的律诗,都比较短,她那娟秀的字体和较短的篇幅,写在大纸上,有一半是空白,太过浪费。于是她突发奇想,将当地造纸的工艺加以改造。她聘请造纸师傅到自己的浣花里作坊,把大副的纸张改小,用木芙蓉皮作原料,加入芙蓉花汁,将纸染成桃红色,使纸张上沾满香味。这种精巧的窄笺,方便、美丽、花香四溢,极适合写情书,很快便在朋友圈、文艺圈风靡起来,人们把这种小纸称作“薛涛笺”。而她造纸用的水井,也被称为“薛涛井”;用这口井水酿造的酒,也叫“薛涛酒”。

    宁波中百薛涛也成了一种文化的存在。

    薛涛1.jpg

    (四)一袭道袍寄余生

    元稹走后,薛涛不再谈情,欲淡出人们的视线。此时的白居易也曾写诗给薛涛:“峨眉山势接云霓,欲逐刘郎此路迷。若是剡溪容易到,春花犹隔武陵溪。”有人说这是白大才子在向薛涛“暗送秋波”。不管是谁,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薛涛也再不会动心了。

    这场短暂的姐弟恋结束后,薛涛看透人间冷暖,看破红尘,她离开了浣花里,移居到碧鸡坊(今成都金丝街附近),出家当了道姑。穿上了道袍的薛涛开始修身养性。她清心寡欲,但仍然是吟诗作赋,还练字作画,她的书法也达到了很高的造诣,其字“笔力峻激”,气势如虹,很有王羲之之风。

    薛涛5.jpg

    薛涛独自度过了最后的时光,于公元832年夏天,安然离世,享年64岁。一代才女薛涛,是诗人,是艺人,是情种,有辉煌,有浪漫,有落魄。最后豪华落尽,归于平淡,她的归宿自比她的前辈李冶好得多了,也是大唐众才女中最娴静的谢幕者……

    宁波中百(文/说历史的女人·花无去)

    宁波中百参考资料:《唐才子传》《薛涛,才倾唐朝的女诗人》等。

    宁波中百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