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波中百

八面楚风 / 诗词歌赋 / 中年陆游:做一只岁月静好的猫!

0 0

   

中年陆游:做一只岁月静好的猫!

2020-05-01  八面楚风

    来源:人人都是诗人(renrendoushishiren)

    “陆游,男,爱国诗人,除了爱国还爱表妹。”

    如果陆游看到后人对他一生,是用这样几个关键字来概括,估计会一口老血吐出来——“我陆放翁明明不是那么严肃的人!”

    没错!

    看了这篇文章你将知道,老陆可不止是教科书上那个严肃中透着一丝忧国忧民、满脸写满“我不高兴”的老头儿!

    他也会笑会闹会吐槽,有着各种各样的小癖好,甚至会为了pick自己喜欢的猫咪写下一首首“情诗”……

    这铲屎官,相比今天的猫奴们,有过之而无不及,简直了!

    宁波中百还记得小时候学过的陆游那首特别有名的“铁马冰河入梦来”吗?

    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》

    其二

    宁波中百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戍轮台。

    宁波中百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
    这首诗我们都熟悉,此时的陆游已经68岁高龄了。躺在寒冷的山村中,心里想的却是报效国家。但很多人不知道,它前面还有四句,也就是这首诗的《其一》:

    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》

    其一

    风卷江湖雨暗村,四山声作海涛翻。

    宁波中百溪柴火软蛮毡暖,我与狸奴不出门。

    “狸奴”是谁?姬妾?书童?丫鬟?

    都不是,“狸奴”是一只猫。狸奴是古人对猫的昵称。

    把这其一、其二八句连起来,就知道陆游当天的状态:外头天气不好,陆游窝在家里,裹着毯子、烤着火、撸着猫,然后睡了一觉,做了一个铁马冰河、收复失地的爱国梦。

    原来如此。

    简直不要太惬意,这种鬼天气,我们才不出门呢!

    所以说,十一月四日这天晚上,陆游真正做到了爱国爱猫两不误!

    陆游养猫,一开始只是为了收拾老鼠。他喜好藏书,家里就是个书窝,“吾室之内,俯仰四顾无非书者”。

    宁波中百但老鼠一直来捣乱,把他的书咬得一片狼藉,他专门写过一首《鼠败书》,来控诉老鼠的“罪行”:

    食箪与果笾,攘取初不责。

    宁波中百侈然敢四出,乃至暴方册。

    “你们偷食物和果脯也就算了,竟然敢大胆地出来糟蹋我的书。看我不养一只猫,端了你们的老窝。”

    由此,陆游便养了一只小猫,由于小猫擅长抓老鼠,还给它取了一个霸气的名字——小於菟,意思是小老虎。

    他有一首诗,就是专门夸小於菟的,夸它憨态可爱,夸它机灵能干:

    宁波中百盐裹聘狸奴,常看戏座隅。

    时时醉薄荷,夜夜占氍毹。

    鼠穴功方列,鱼餐赏岂无。

    仍当立名字,唤作小於菟。

    宁波中百在陆游的诗作中,有名有姓的猫有三只,除了小於菟,还有两只分别叫雪儿、粉鼻。

    “雪儿”像老虎但会爬树,像马却比马还桀骜。每天只知道捉老鼠,却不贪图吃小鱼。

    惹得陆游由衷感叹:你是我前生的小书童吧,来这山村里伴我终老。

    似虎能缘木,如驹不伏辕。

    宁波中百但知空鼠穴,无意为鱼餐。

    宁波中百薄荷时时醉,氍毹夜夜温。

    宁波中百前生旧童子,伴我老山村。

    ——《得猫於近村以雪儿名之戏为作诗》

    “粉鼻”宁波中百也很勇猛,曾连夜与老鼠“厮杀”,浴血奋战,保护家里的粮食。

    连夕狸奴磔鼠频,怒髯噀血护残囷。

    问渠何似朱门里,日饱鱼餐睡锦茵?

    ——《赠粉鼻》

    宁波中百陆游是作为一个文人在养猫。

    养着养着,就养出了感情,养出了乐趣。

    瞧这些小猫咪,不仅能捉老鼠,保护他的藏书,还长得可爱,暖暖的,“狸奴毡软夜相亲”“夜长暖足有狸奴”,陆游心里可高兴了!

    宁波中百一高兴,就为猫咪写诗。

    宁波中百陆游一生写诗无数,为小猫咪写下的诗句,高达十二首,在诗人中堪称佼佼者。单单以《赠猫》为名的诗,就写了三首。

    宁波中百其中一首讲述了自己配资公司 清苦,却“连累”了小猫咪:

    宁波中百裹盐迎得小狸奴,尽护山房万卷书。

    惭愧家贫策勋薄,寒无毡坐食无鱼。

    宁波中百有了猫,陆游的内心非常欢喜,但转眼他又开始不好意思。因为家里清贫,对猫的赏赐也很少,既没有暖和的毡垫也没有好吃的鱼。一个活脱脱的猫奴跃然纸上。

    宁波中百还有一首《赠猫》,则像是老陆吐槽自家猫咪的一条“朋友圈”:

    执鼠无功元不劾,一箪鱼饭以时来。

    宁波中百看君终日常安卧,何事纷纷去又回?

    他可以容忍小猫咪不爱捉老鼠,整天就知道吃和睡,即便如此,只要这只小猫儿在他身边,他也很开心。

    从中年到老年,陆游把自己养成了“铁杆猫奴”。

    在陆游心里,猫简直是他最重要的朋友了。不信你看这首《独酌罢夜坐》:

    宁波中百不见麴生久,惠然相与娱。

    安能论斗石,仅可具盘盂。

    听雨蒙僧衲,挑灯拥地炉。

    勿生孤寂念,道伴大狸奴。

    宁波中百有了大狸奴,从此不孤独。

    晚年时,陆游退居浙江绍兴老家。最后的20年光阴,都在这里度过。

    但山阴的乡村也不能阻挡他对国事的关心。虽然他自称不再踏入仕途,但是仍在想着收复失地。

    这中间的落差和苦闷,一直困扰着陆游。尤其到了冬天,到了夜里,他经常一个人坐着“思考人生”。

    听起来是不是特别苦闷?

    幸好,他还有酒喝,有猫撸。

    在《北窗》中他写道:

    宁波中百陇客询安否,狸奴伴寂寥。

    宁波中百在《冬日斋中即事》中,他写:

    我老苦寂寥,谁与娱晨暮?

    狸奴共茵席,鹿麑随杖屦。

    当一个人喝完酒,坐着听雨时,陆游还会跟自己说:不要觉得自己孤单寂寞啊,你不是还有大狸奴吗?

    勿生孤寂念,道伴大狸奴。

    ——《独酌罢夜坐》

    宁波中百陆游八十多岁时,主战派遭到严重打击,眼看收复无望,而他却依然立场坚定,意气轩昂。但他的身体时好时坏,病况反复,连日卧床不起。

    不久后便与世长辞,享年八十五岁。

    铁马冰河、梦回沙场时,他曾与狸奴相拥而眠。

    不知他离开时,是否有狸奴陪在身侧?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黄金配资 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